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导火索 >

【杀破狼长顾】陆离(END)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导火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顾昀南巡归来,这一日到了苏州。正是秋天临至,天气渐凉,白日里蒸腾的暑气入夜后也消隐无踪,顾大帅为图省事,直接让车马就地扎营,自己在帅帐里躲清静。

  他将误入营帐的一只萤火虫轻轻拢在掌心,看着那浅绿的荧光忽明忽暗地闪烁了一会儿,才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日是长庚的生辰。虽然家书前几日前已经发出,今日应该已经送到了太始皇帝的手上。但不能亲自陪在他身边,终究还是有些遗憾的。

  不是,这是哪儿,我怕不是在做梦吧?英明神武的顾大帅第一次怀疑自己掀帘子的方式出了问题,刚刚准备退回去,却发现帐子不见了。

  他从风和景明的江南水乡直接跑到了八月即飞雪的塞北边疆,足足隔了几千里地。

  他在烈如凛冬的风雪里走了一段路,终于看到了北疆小镇的几户人家。顾昀摸了一下腰间的荷包,果断决定找个客栈。

  付钱的时候他随意地扫视了一下店中形形色色的来往宾客,却在楼梯上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顾昀直觉若今天这诡异的变故事出有因,大概就跟长庚脱不开关系,于是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那是十几岁的长庚,还是一个倔强又早慧的孩子,未曾经历过国破家亡的离愁别恨和暗流涌动的朝堂斗争,只有对他小义父一腔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和拼命急着长大的决心。

  明知长庚有同伴,顾昀依旧放不下心。幸运的是,他的房间恰好就在那孩子的隔壁。

  看起来了然那秃驴终于大方了一次,订了三个房间,旁边的房里只有长庚一人。顾昀对于出尘的高僧依旧嫌弃,竖着耳朵听隔壁传来的声音,做贼似的。

  夜班时分,那边传来了压抑而急促的、像是走投无路的小兽一般,拼命藏起来的哽咽。

  顾昀心下一惊,再没犹豫,一个飞身跃出了窗子,轻手轻脚地迅速翻进了隔壁,连窗上纱幔都未曾触动。

  少年的瞳孔放出骇人的光亮,瞬间纵身向他扑来。 顾昀闪身一躲,抬手便按住了少年骨肉未丰的肩膀。少年正是开始抽条的年纪,柳枝一般的身体修长却瘦削,三下两下便被他制住。

  神志不太清醒的少年听话的抬起头,长长的睫毛扇了一下,张口便咬在了顾昀的肩颈处。

  “嘶……”猝不及防的顾大帅半是无奈的倒吸一口冷气,莫名想起了几年后同样张嘴就啃的那位,心道真是狗崽子属性,简直觉得小臂也隐隐作痛起来。

  细细的血线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流了下来,在雪白的襟口上浸出几朵鲜红的花。顾昀并不以为意,只是伸出手去,轻轻地拂过少年乌黑柔软的长发。

  怀里的少年狠狠一颤,一瞬间松了口,两行清泪从他眼角滑落,打湿了顾昀带血的前襟。

  这大概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美梦,长庚想,不然他怎么能得偿所愿,在生辰这天看到远在西北的顾昀呢,更别提这样靠在他怀里。总不能是今天许的愿望各外有效力吧?

  “义父……”终于清醒过来的长庚从惊喜中脱离,想起方才乌尔骨发作的情形,心中陡然一惊。

  他看着顾昀平静的脸色和肩颈处血迹未干的齿印,忽然觉得这个人似乎什么都知道。

  这不是远在西北的那个顾昀,虽然时光并未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这个顾昀身上有种更加安和厚重的气息,内敛而凛冽,但他的眼神却很温柔,带着无言的心痛和另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唯独没有同情。

  “你其实不用这么着急长大,你会追上我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昀拍拍他的手背,站起身,推开窗户让秋日清凉的风灌进来,“你一直都做的足够好,比我强多了。”

  他想问,我们后来怎么样了,世道安定吗,你成家了吗,我……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了吗?

  太始皇帝拆开顾大帅在生辰之日寄到的家信,发现当中夹着两片火红的枫叶,一看就算精心挑选的,半点瑕疵也无。顾某人难得絮絮叨叨,活像沈易的老妈子属性上了身,先是活灵活现地描述了一番南下的见闻,表达了长庚生辰未至京师的歉意,最后极致风雅地在枫叶上写下一句“生辰快乐,心悦汝,吾之幸事。”

  忽然一阵推门的轻响引得他猛然回头。而后他站在侯府的书房里,与侯府的男主人面面相觑,双双愣住。

  太始皇帝看着顾大帅一身轻裘的装扮,硬生生将一句习惯性的“子熹”堵回了喉咙口。

  那边的顾大帅就更加震惊了,他不过巡营归来,一掀帐帘,莫名其妙就回到了侯府。而且安定候府完全不是他出门时候那个能传出奇诡传说的鬼样子,不仅生机勃勃,甚至还有秋海棠的花瓣随风飘落在他肩上。

  书房里站着的这个年轻人,眉眼是如此的眼熟,可那份游刃有余的安然气度,却几乎让他不敢认了。

  “义父。”比起顾昀,显然更好了解情况的长庚笑着开了口,“看来生辰之日的愿望确实更受神明的偏爱。”

  “长庚,”顾昀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他半晌,这才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份?”

  良久,顾昀轻轻地弯起眼睛,走上前去揉了揉如今已经和自己一样高的年轻人依旧柔软的发顶。

  这日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长庚已经摆好了新茶,有一人带着未干的露水推开了侯府的大门。安定候在迈进院子的一瞬间便温柔了眼神,在满园茶香里将自家爱人抱了个满怀。

  他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几乎虔诚地凑上去轻吻一下:“一路舟车劳顿,还疼吗?”

  “不疼,毕竟是自家养的小狗崽,啃两口就啃两口,不碍事。”顾昀笑着亲了亲他的耳根,“你也见到十年前的我了?”

  “子熹你真是料事如神,”太始皇帝用鼻尖碰了碰小义父的脸颊,“不如猜猜看?”

  顾昀看着那双闪着碎光的眸子,抬手按住那人的后颈,在清晨的风露与茶香里吻他:“当然是真的。”

  是时候对长顾下手了hhh! 是死守京城那一战之后,和顾昀醒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的故事开个脑洞,一发完,大概OOC 冒着被长庚打飞的风险表白顾帅2333 【杀破狼】沉舟 鲜血飞溅上顾昀的眼角,不是他自己的。 重甲的头盔早在连天的炮火与刀锋中不知丢在了何处,他脸上被锐利的...

  《杀破狼》 作者:priest 主角: 长庚(雁王,皇四子李旻) 顾昀(沈十六,顾子熹,自称玄铁三部一枝花) 配角: 李丰,沈易,陈轻絮,葛胖小,曹娘子 字数:约60万字数 贴标: 架空历史、耽美、爱情 重甲,刚剑,铁腕扣,加上蒸汽,一个紫流金撑起的热兵器的朋克时代。 看外...

  在这个世界,虚情假意太多,有时候是故意编造真实,其实还是假的.......诸如此类,多到我们已经看不到什么是真实的。譬如,一些男人的话,只知道表白,却不见动作。 “她是个好女人,我总觉得对不起她”之类的感慨时常光临我们的耳朵。这话一般出自中年人之口——这个年纪已经开始频频回...

  小时候,母亲经常跟我讲一句话: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事实上,母亲并不丑。相反,她是小区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但我家确实很贫困,这倒是真的。 母亲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常常是因为我提了一些她和父亲不能满足的要求。她知道我心愿无法达成会不开心,其实她也同样的难过,但她仍要时时提醒...

  最近加入了【成果派】的21天成长群。进入倒计时阶段…… 今天想要记录两件事情,之前还想着呢,现在开始拼音输入时,却忘记了另一件事情是什么了,一个大写的“囧”字,sorry,边写边回忆那一半吧。如果实在想不起来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理解下哈。 about YOGA 好吧,...

  想到了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外热内冷”,这种冷大概是不耐的表现。习惯给自己建起一面墙,阻隔外界的人与事靠近。 人与人的关系,不破不立,也许会不断有新的认识,也或许到此为止了。 闭上眼睛休息的这一个小时里,在想:从北到南的路途中要不要选择一个地方稍作停留,让脑子换一换记忆,左思右...

  28号在洋葱商学院做了一个亲子分享的课程, 面上多专业多优雅,那就不提了,拿些反馈的截图表示下 这篇是复盘篇,说说过程的事: 1.关于录播。整个录播准备过程其实很严谨,要有逐字稿,要有PPT,要每个P对上每一个内容,认真得让我有些紧张,于是我开始考虑怎么及时录播怎么翻稿子。...

本文链接:http://dbhsalumni.com/daohuosuo/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