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导火索 >

杀破狼同人]长顾开婴儿车全部Ooc没逻辑!没逻辑!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导火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昔日的顾昀基本不会生病,因为他属于一病就要卧床系列,因为这些病都是打仗打出来的。

  于是除了早朝和必要的会议,基本都赖在候府了,连奏折都让公公们给送过了候府。

  “子熹,还需要喝水吗?” 时过戌时,窗外早已经染成一片异橘色,早已经褪去朝服的长庚侧在床旁,轻附在顾昀的耳边呢喃道。

  “……长庚,我只是生病,又不是残疾…” 半躺在床上的顾昀有些哭笑不得,道。

  “那义父,喝药吧” 说罢,长庚修长的手指贴心的将顾昀凌乱披散在胸前雪白衣衫上以及脸颊旁的长发别入耳边,露出了耳垂上的那一颗朱砂痣,在暖色昏暗的汽灯下,光晕异常艳丽,似所有景致都要收入其中。

  本只是想帮他家的子熹顺下头发的长庚似乎心漏掉了半拍,似轻微的抖了下,却低头直接含入口,轻轻地舌尖触碰下,变的有些湿漉漉。

  耳边突然湿润感让顾昀有些猝不及防,本想转过头伸手拽他,让这小子在病患前正经点,没想到手还没碰到那人衣领,就给对方精准的一手抓住,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大手和他纤细暧昧的十指紧扣。

  “长庚!你给我正经点,我还要喝药!” 耳边酥酥麻麻的泛着几点水渍的声音让顾昀一时恍惚,心里不住有些心猿意马,难得的让顾大帅有些脸红,不住的对长庚道。

  长庚只好有些恋恋不舍的停下来了,似乎对自己越来越难以自控的感觉,也有些措手不及,他知道,只要在顾昀身边,他一定会情不自禁。

  “子熹,是你乱我心神,我没忍住…不由得…” 长庚清澈的眼底似有一丝欲望划过,然后消失。

  “来,子熹,我喂你好不。” 长庚身旁桌案上的药端了起来,一向温文轻柔的口气中竟然带着几丝宠溺。

  此刻的顾昀未带琉璃镜也看不清个大概,却听见长庚故意放大在耳边的低声话语呢喃。

  说罢,却是一口仰起头将那一口一直苦的没边的中药给融进了口里,俯下身挑起顾昀的下巴,直接对着那有些错愕而微张的嘴唇吻了上去…

  没等怎么反应的顾昀感觉到了唇齿间涌动着的那熟悉中药的味道,入口的却是苦中带甘的感觉。

  对方却是将口中的苦药渡过他的口中,齿间中交合着苦香四溢,却又带着他口中的丝丝甘冽。

  顾昀来不及多想,喉结滚动着接受对方口中的中药,又被对方更进一步的深入,有些力不从心本想向后仰的顾大帅却被长庚一只手紧紧的揽住了腰背,继续舌间相交的深入。

  这深入过于咄咄逼人,口腔中参杂着剩余的药液却如同腔内催情的润滑剂一般,顾昀能感受到,对方的舌头灵活不住的在自己嘴巴里四处游走,和着自己的舌头,一起缠绕,像两条小蛇相互纠缠至死的趋势,似乎此刻万籁俱寂,能够清晰的听到对方相互唇舌抵死缠绵的水渍,泛着几丝情欲。

  过猛的深入中夹着双方唾液和中药的液体慢慢在双方纠缠的唇边角流下,因为过猛,此刻的顾昀觉得对方好似一头饥饿的狼一样,啃食着自己的口腔,似乎每一寸都被长庚那粗鲁到不行的舌尖噬过,啃食,掠夺。

  实在被对方唇舌纠缠的快没气的顾昀,一个狠下心只好啃下了对方的下唇,紧拽住长庚的衣领。

  唇上 一个痛觉,长庚方才似乎回过神一般的,放开了他的唇,顾昀才能缓过气来扯着长庚的衣领,大口呼吸空气。

  这头疼疼的是长庚如今的那一点点细微不同,对他来说,从年少看到他成一代九五至尊,以前即使长庚怎么年少老成,顾昀也能大概的瞅出长庚脾性的部分,现在怎么慢慢,即便是如此了解长庚的顾昀,也总是对他有些琢磨不定了,莫不是年纪大了?

  短短的几秒钟闪过这些想法,顾昀有些二丈摸不清头脑,毕竟他觉得长庚从开始就在脱离他这种自诩情场老手的掌控,嗯…就是…总是流年不利,姿势不对,阴沟里的各种翻船翻车…

  “子熹,药太苦了,我…就自作主张了…” 长庚口气依旧轻柔无比,气息还带着那丝丝故意让人察觉的歉意,但是半瞎着的顾昀却依旧抬头能感受到长庚那乌黑到愈发明亮瞳孔中,却丝毫没有什么其他表示。

  长庚的正经态度摆在那里,他他娘的还能说什么,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没处发。

  “当今的九五至尊,如今竟然亲力亲为的给我喂药,要是被那些迂腐到发霉的老臣看到,岂不是得惊地直接摔到瘸掉?”

  “照顾义父乃份内的事情,父慈子孝,关心爱护我的大将军也是其中一个任务。”长庚道。

  似乎有些强忍住欲望的长庚方才定了定心神,只在顾昀面前方才露出几丝笑容,语气温和的说:

  可另外一只手却又有一下没一下的顺动着顾昀披在身侧的长发,隔着腰间薄薄的中衣摩挲着弯曲优美的弧度

  脸皮再厚的顾昀本来就被长庚摸到有些面红耳赤,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顾昀永远都记得,他以前在塞外曾经见过厨娘们端来的补汤,每次都是放的什么羊鞭牛鞭这一类。

  “嗯…不行,子熹,你这又生病又体虚骨头又有老毛病,必须要好好补一补才可以。”长庚很坚定的说。

  “子熹?什么羊鞭牛鞭?” 这思维转的有些快,但是长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想想西北四周一干都是些五大三粗的粗糙军营中人,难不成都是以为补汤就是喝这些?

  长庚似乎有些纳闷了,不过,看到自家大将军脸上那郁闷的表情,难得的让长庚有些难以自持的想逗逗。

  “义父,要不要现在让我好好伺候伺候…” 说着轻轻的抚下脸乖巧的用脸蹭了蹭顾昀的肩窝。

  “…子熹…” 乖巧又绵长从似是从胸腔的振动中发出的声音传入顾昀耳边,长庚顺着腰线双臂从身后搂住了顾昀。

  直接的埋头在顾昀的脖颈里又蹭了蹭,柔顺的发丝和顾昀的长发相互交叠在一起,英挺细腻的面颊有一丝没一丝的蹭着脖颈上的肌肤,蹭出了丝丝热度。

  手又似有似无的在隔着衣物外摩挲着什么, 顾昀只觉得浑身上下被长庚挠的心痒痒,一股火气无意的从下腹往上开始串。

  本来长庚一撒娇顾昀就心开始软了,更何况每次这孩子还每每喜欢边撒娇边抱他,要么就是要亲亲。

  被长庚挑的有些难受,想压下火的顾昀却是很绅士的摸一摸长庚的下巴,抬起来朝那形状优美的唇上细细吻了上去。

  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浑身一震,心底里有些的得意的顾昀又玩劣的用舌尖细细描摹着对方唇形,慢慢的挑逗着长庚的舌唇。

  现在动几下都会细微喘的顾大帅,吻到一个恰到好处的深度,也不继续深入下去,便放开了长庚。

  就这么短暂的唇齿分离,对方却又凑过来继续死贴着顾昀的唇,错落细致却又毫无章法的啃食着,舌头顺着顾昀的齿间死死抵在其中捕捉对方的湿润的舌头。

  舌头与舌头相交摩擦,一个深入一个承受,唾液泛泽,产的确是越来越多,舌头渡过口腔的地方,均被略拙的摩擦了一遍,这似乎摸索又侵略性的吻,让顾昀心头有些迷乱,情至到脸红。

  蔓延至脖子以下的绯红带着若有若无的情欲,这情欲在现在有些病弱的敏感的身体上放大了无数倍。

  这情欲让顾昀情不自禁的开始微弱喘息,被吻到抖动的连带着身体不自主的低头颤微着。

  搂住顾昀微颤的身腰,投过发丝方才若隐若现的看见顾昀被吻到红肿的嘴唇,长庚原本升起的情欲顿时被内疚给消磨了一半,有些对不住的用双臂将顾昀略显单薄肩膀搂的更紧了。

  顾昀可有些受不住了,长庚双手所到之处带着阵阵清凉,全身上下的气息都是沉香却又舒爽的凉意,虽然每次冬天都是长庚在温暖着顾昀的手当暖手炉用,现在这个小崽子又可以当他的凉身宝来用,真当冬暖夏凉啊,好用好用…

  顾昀不管紧紧搂着他腰身的双臂,有些吃力的回头一只手压在长庚的胸膛,微眯着眼角因为情欲泛红的桃花眼,似乎比以往更加的黝黑,深不见底,泛热的手掌慢慢磨弄着长庚裸露在外的胸肌上,一阵冰凉的触感让顾昀感觉到舒适,不住的呼一口气。

  “子熹……” 长庚声音有些细微的发抖,这种单纯的触碰对他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嗯…?” 顾昀此刻贴着长庚露出来的肌肤,细眯着的眼睛眼尾上调泛出的丝丝魅惑,好似收入了底下的那颗红的惊心的美人痣上。

  这样半躺在长庚怀里的顾昀靠着手撑着长庚的胸腔上欲起身换个姿势搂住长庚,却被长庚继续拦腰抱住了,

  不过,这种事情要怎么教他?顾昀在床笫却是一翩翩君子,调戏调情一手好,更深入一步的却是容易闹一脸红。

  顾昀被长庚一双给黑亮泛着水汽的眼睛盯的混身不自在的时候,长庚却突然一个翻身压了下去。

  顾昀还没来的及动,单薄的中衣腰带却被直接扯下,底下啥也没穿的顾昀浑身白皙皙的就这么暴露在长庚眼皮底下。

  顾昀头又一次不遏制的感觉到自己脸皮的细微抖动,不好意思这种感觉夹杂着其中,但是顾大帅厚脸皮功夫死命的抵挡下,他蹦出了一句话

  “义父…我…我想要你” 长庚有些吞吐,目光却又带着几丝坚定,手又开始不老实的顺着顾昀细腻的腰线慢慢下滑。

  顾昀没说话,直接就是上手直接要脱长庚的衣服,却被长庚一手给反握着直接送入里衣,触碰到身下那个坚挺异常的东西。

  顾昀老脸又红了,长庚贴上来额头贴着顾昀的额头,两人发丝相缠,似乎伴着二人的呼吸和身体轻轻抖动着。

  这声低沉而磁性沙哑,带着深深的眷恋,炙热如火的深情,抛却了一切往日独有青年音中的平静和清朗。

  却是听得顾昀心肝微微的一颤,另一只手抚上长庚的侧脸细细的描绘英挺的面颊旁优美的线条。

  感受到长庚一抖,额头对额头近在咫尺的对方,长庚微微一抬头,就看见顾昀泛着冽冶的桃花眼眸中,似水一样荡着的柔情和心疼。

  “子熹…子熹…子熹…” 呢喃深情至肺,长庚心中似涌入一股无形的暖流,死死的搂着顾昀,吻住顾昀微挑的眉眼,一路吻一路至下,湿湿柔柔的唇瓣在舌尖轻舔下像只小奶狼对着怀中最美味的食物,一阵美美香香的舔舐,又带着情人间的眷恋的爱意。

  长庚一路吻,顺着顾昀优美刀削搬的下巴,吻至修长脖颈,舔舐着舔舐着慢慢变成了细细密密的啃咬,一路啃咬至锁骨,长庚似乎发觉这个姿势不太方便他的上下其手,直接拦腰像小孩子举高高一样把顾昀整个人叉开长腿的毫无间隙坐在了长庚双腿上,长庚坐起抱着他的腰直接埋头继续啃吻着顾昀的脖颈,往下。

  这突然天旋地转一般的改变姿势,让顾昀愣了一下,细密无间的相抵能够感觉到长庚硬挺不停的在磨着他的双股之间,上身又是完全不一样的粘稠感和酥麻的快感。

  “嗯…” 一个细微的轻闷哼,顾昀喉结动了动,不经意间长庚一指直接插入进去。

  手指像是带了润滑剂,所到之处皆有种酥麻的快感,顾昀像触电一样浑身抖了一下,反射性的夹紧了那根手指,双手死死搂着长庚的脖子,长发顺着低头的趋势遮住了他的侧脸,伴着轻微的鼻吸,轻颤。

  长庚又紧了紧怀中人的腰让顾昀整个人更加紧贴些,随后插入第二根手指,在内壁慢慢揉搓按摩,放松着。

  忍耐的汗水从长庚的额头渐渐冒出零星几点,披散的头发遮住紧搂着他脖子的顾昀半边肩膀,情欲迷了眼,迷迷糊糊的顾昀只觉得他体内的那个手指在其中滑动的厉害,想让其更加的深入,别扭的动了动股间的位置,突然一整电击全身的酥麻快感抖的全身一个亢奋。

  “嗯…嗯…” 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顾昀喘息着抬头,长发遮挡了半边的视线,却相辉映边着顾昀的眉眼妩媚,瞳孔迷离。

  忍耐不住的低吼一声,长庚直接一个旋转将顾昀压至床上,扯下裤子抵住那张合口的地方。

  顾昀虽曾旧伤一身,完好的地方和伤好的地方却是公子哥的细皮嫩肉,消瘦白皙修长双腿,看的长庚直接眼神一暗,就开始一个开干。

  “嗯……” 顾昀喘息,身上人低头落下的发丝打在顾昀的脸上,痒痒的,近在咫尺的细喘,顾昀的桃花眼中渐渐有了几丝清明,但是身下的疼痛来不及让他多想什么,却是突然一阵的进入让顾昀措手不及。

  体内那个又在开始快速膨胀,顾昀双腿快架不住的架势,长庚一手将顾昀的长腿拉起,带起身体一次抽插。

  “嗯…嗯…” 顾昀喘的气息若离若碎,搂着长庚脖子的双手开始转抓长庚的阔背。

  体内那个硕物又开始一个深顶, “嗯…啊………” 疼痛和快感并驱让顾昀双手死死的在长庚背部挠出几个细利的爪印。

  顾昀的腿已经被张到最大,长庚一整毫无章法的猛干,抽查,每一次顶入到最高他的最深处。

  “嗯…啊…嗯…唔……” 体内早已经绯红湿润一片,一次一次的抽出顶入,已经快被顶到没意识的顾昀眼中绯红一片,泪痣端的妖媚异常。

  “唔……长庚……你慢点…心肝儿,慢点慢点…义父爱死你了…”断断续续的呜咽,顺着顾昀泪眼迷离的眸中,长庚一阵心痛,抱起顾昀低头吻去脸上的泪珠。

  清醒过来后的顾昀实在没有老脸叫出来,可是压在他上头的那位依然尽兴的在他身上开干着。

  “哈…哈……”顾昀双腿此刻实在是软到没办法支撑起来,细密密的汗慢慢从原本光洁的背部冒出来。

  原本勾着长庚脖子的胳膊预想收回来,想退后的顾昀,却被长庚的胳膊一拦住了腰,抵挡住了身后的退路。

  顾昀很郁闷,都是男人,凭什么长庚就比他强出那么多??当然不是只那方面,单纯体力上现在他就已经精疲力尽了要命了。

  也许是床震的吱呀声发出太大的动静,让刚好途经的老管家听见了,以为发生什么事了,便有些担忧地自作主张的朝门内喊了一声。

  这一声可把顾昀的魂给叫回来了,他连忙双手顶住长庚的胸前防止他进一步的攻击,片刻间的让他轻轻地喘息起来。

  长庚稳了稳心神,方才对着门外道,“王伯,是我,我在里面,会照顾好义父的。”

  “哎呀,原来是陛下在里面,这真是打扰到陛下了,冒犯了,冒犯了…老头这就离开…”

  虽然已经成了就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可是在自小在候府中生活过成长过的他在老管家年前和老管家对他的态度依旧如初。

  低头看到顾昀奇迹般会摆出郁闷的不能再郁闷的脸 ,长庚心情突然特别的愉悦,一声低笑缓缓自胸中振动发出,连带着喉结也在颤动着。

本文链接:http://dbhsalumni.com/daohuosuo/257.html